故事,故事

王小军失业很久了,这天去了一个工地又被拒绝了,他心灰意冷准备回家时,一个老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小伙子能给我口水喝吗?”王小军急忙掏出水瓶递给了那老头。老头像是渴了很久,一口气喝完了,然后对王小军说:“小伙子明天还来吗?”王小军说工地不要人,明天就不过来了,老头说道:“小伙子,我看你人善良实在,我这儿一份工作,你做不做?”王小军回道:“做啊,不管啥活我都做!”老头指了指前面的水缸,说:“你把这缸里的水挑到大曲村,交给村口有一个姓李的老妇,一天给你两百块。”王小军开心地答应了。

第二天王小军骑着车就去了,大曲村是本市最偏僻的小山村。王小军翻过几座山,又过了两条河,晌午终于到了大曲村。果真村口站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面黄肌瘦,一瘸一拐的。王小军担心地问道:“老婆婆,这水您拎得动吗?您家在哪?我帮您提回家吧。"老太太直摆手说: “不用了,我叫孙子来帮忙。"不一会儿走出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瘦得皮包骨头来帮忙抬水。大曲村是有名的穷山村,这家的日子过得也太艰难了。王小军交了水,摇摇头骑上车,回家了。

一来二去的,王小军知道大叔姓李,老太太是他的老伴。李叔是大曲村的大能人,被招到工地去打工,挣大钱,总放心不下家里的老伴,又没时间回家看看,但他为什么花大价钱让王小军送水呢?那水无色无味,王小军看不出有啥不同。倒是李大妈每次看见水,就像是看见了李叔,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每次都让王小军带话说:“家里一切都好,叫他放心,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李叔听到带的话,脸上笑开了花。

王小军发现,李叔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想必工地上事多活重。这天李叔脸色发白,喘着粗气对王小军说:“我提前给你到月底的工钱,你自个每天来舀水吧。工地上事多,往后我就不来了。"王小军担心地劝道:“李叔,您老年纪大了,钱挣不完的,身体重要啊。"李叔感激地望了眼王小军,叮嘱道:“你可别告诉你大妈。"说完就走了。

这天大清早,王小军又来舀水,一个穿着西装的人恶狠狠地骂道:“乡巴佬,你在那干什么?"王小军吓了一跳,一看,这不正是那个工地的包工头吗?包工头认出了王小军,不耐烦地对他说:“给你说过多少遍我们这儿不要小工了!"王小军呆在那里,不知怎么办好。那包工头叫道:“快滚远点,这棵古银杏树我花好几十万买来的踩坏了你可赔不起!"王小军这才注意到,离他舀水的破缸不远处,一个大大的银杏树被斩断树冠和主根,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王小军赶紧小跑开了隐约听到那个园林师模样的人说道: “移时砍掉了树冠,还伤了根,不好活了。"包工头气急败坏地说: “从那么远移过来,不砍怎么移得动啊?不能让它死,不然我可亏大了。"园林师连连摇头,“谁叫你乱移乱砍的?我再配些有机肥微量元素,只有试试了。

王小军等他们都走远了,赶紧到缸里去舀水。他望了望那株银杏树,乖乖,它值几十万呢!没有风,银杏树的树叶“沙沙"作响。

李大妈拉着王小军问东问西:“你李叔怎么样?" “到城里长胖没?"王小军想起李叔嘱咐的话,支支吾吾地打岔说:“李大妈,您老的孙子呢?"老太太笑眯眯地说:“他们现在长高了长胖了,告诉你李叔,叫他放心。

陪老人家说了会儿话王小军骑上车回家了。想到李叔惨白的脸,王小军越想越揪心,一定要劝老人家回去,拖下去身体会垮的。

王小军到工地去找李叔,可打听来打听去,没人知道大曲村的李叔。好些天没看见李叔了,王小军有点着急了,有人说: “我们这些打工的都是各个地方来的谁都不认识谁,你去问工地的包工头他应该知道。"王小军一想起那个恶狠狠的包工头,吓得直打退堂鼓。

王小军趁人不注意,舀好了水又赶着去了大曲村。老太太拎着满满一篮子白果送给王小军,对他说:“小兄弟,往后水你别送了,叫你李叔自己在外照顾好自己就说我们全家很想他。"说完老泪纵横,王小军赶紧劝道, “李叔也很想你们,想家啊!"老太太重重叹了口气,“谁都想家,谁都想一家人能团聚啊,可是..“ 李大妈欲言又止,重重地叹了口气,抹着眼泪,转身走了。

看着李大妈一副牵肠挂肚的模样,王小军越发难受,他一定要找到李叔,劝他回家,和家人团聚。王小军鼓起勇气去找那包工头。可包工头不在,工地上的人说他去买树去了,那株几十万买来的树救不活了。李叔的送水钱给到了月底,收了钱就要帮人做事。

王小军坚持每天送着水终于等到了包工头。王小军壮着胆问道:“我、我找大曲村的李叔。包工头还是脾气很大,气鼓鼓地说:“我这没大曲村的李叔,只有这株大曲村的银杏树,现在死了,几十万没了。你闪开,滚远点去!"王小军被人赶到了一边,一个大吊车把那株银杏树连根拔起,还牵出根长长的白色管子。王小军仔细一看那白色管子正连着那个破瓦缸。难道是李叔故意害死了这银杏树,人也躲没了影?

那缸里水有问题!王小军想来想去,还是到大曲村找李大妈问个明白。可问遍了全村,谁都不认识李大妈。一位年长的村民说道:“我们大曲村世代姓张,村里没有姓李的人家。"王小军更是奇怪了,自己每天都看见李大妈跟她的孙子,怎么就没了?王小军正打听着村口响起了“突突"的大型机器声。偏僻的小山村开进辆挖掘机,村民们都聚过去看热闹,王小军也跟了过去。

是那个包工头,他一个多月前在大曲村乱挖走了棵雄古银杏树,砍了树冠,伤了根,还伤了旁边的雌树和两株小银杏,现在那棵古银杏树死了他又来挖了另一棵雌银杏树。村里的老人摇头说道:“害死一棵,这一棵怕也难保了!"

王小军看见那包工头正坐在挖掘机上,向村子开来,村口那株银杏树叶子瑟瑟发抖。王小军从口袋里掏出李叔给的钱,一张张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片银杏树叶。王小军明白了,李叔就是那株先被挖去的银杏树他想着自己生病的老伴和受伤的孙子,悄悄把营养液留下来,用白管子漏进瓦缸里让王小军一趟一趟地往家送,自己却营养不够死了。

王小军一扬手,片片银杏叶飞了好远,飞出的还有王小军的眼泪。他大步冲上前,高声地叫道:“不许你们再挖树了!"那由远及近的挖掘机突然扑通一声,掉进了山涧里。

(故事完,图文无关)